防污染?河南商水县汛期拦河筑坝危及上游数千人
时间:2015-07-07 02:47:45    来源: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新闻首页    

  

  两个村庄交界的河面上拦起土坝。月初豁开一道口子,前方是周口商水夏庄,后方是漯河召陵和庄。

  汾泉河,是一条发源于河南漯河召陵区的小河,流经周口市的商水、项城和沈丘,进入安徽阜阳境内,最终汇入淮河。汾泉河的发源地召陵区,与下游商水县,原本同饮一河水,如今却因为一道土坝,难成一家人。眼下正是当地的汛期,而下游周口的商水县却在其与召陵区交界的地方,拦起了一道土坝,截断了河水。上游村庄的群众担心,一场暴雨之后,村庄就有被淹的危险,而下游的县却说,筑坝是为了防污染。

  和庄与夏庄,虽然地头相连,但分属于漯河召陵与周口商水。除了陆路,两个村庄还因这条汾泉河相连。两个村子交界的汾泉河上,一个长约10米的土坝,横在河流中间,土坝中间,豁开了一道口子,黑色的河水泛着臭味,急速地通过豁口处。残留的土坝上,还有一些塑料膜。附近的群众说,这是修坝的担心雨水冲垮了坝上的土,专门盖上的。

  下游筑起拦河坝

  地处河流上游的和庄村的党支部书记张榜柱说,麦收的时候(6月7日左右),商水那边在河上修了这个土坝。

  张榜柱:正割麦呢,庄里的群众反映说来了几辆铲车,他说看着像是挖河,我说挖河这么大的事,谁敢挖啊。我过去一看,就是过去几辆车,我说领导都过来搞啥工程了?他说闸河,我说闸河里是啥意思?他说这不是你管的事。

  张榜柱说,他带着村里的其他干部,没能阻止土坝的修建。当时,他还向派出所报了警,但警察也没办法。上月底本月初,当地下了一场大雨。由于土坝完全截断了河水的去路,上游和庄境内的河水猛涨。张榜柱说,多亏这场雨“冲开”一个缺口。

  张榜柱:前几天下雨了,天气预报报的大暴雨,水很快漫流,俺这水往俺们庄这边倒流,这两天它那一冲,可能冲开了个缺口。

  而对于土坝的缺口如何形成,下游商水县夏庄的群众认为,这显然是上游和庄的人刨开的。

  7月2号下午,两辆大型铲车停在商水夏庄村,距土坝十来米的地方。夏庄的群众说,前两天,隔壁和庄的人,借着下雨,刨开了土坝:

  村民:这可能郾城挖的。

  记者:他们那边挖的?

  村民:那肯定啊,他怕那边水多嘛。

  村民:这肯定是郾城挖开的。

  但这点小分歧,并不妨碍两个庄子的村民在这一点上达成一致—商水县政府部门筑了这道土坝。

  记者:这不是咱老百姓堵上的吗?

  村民:老百姓堵上?他们上哪儿弄那么多资金啊?十万八万的都不一定弄得了。另外,老百姓也没铲车这些东西。

  记者:他弄的哪的车?

  村民:他肯定找政府的车。

  记者:找政府的车。

  村民:对,那都是公家的车。

  我国《防洪法》、《水法》中均有明确规定:禁止在河道管理范围内建设妨碍行洪的建筑物、构筑物。作为政府部门,理应带头守法。真的如村民所说的,是商水的政府部门修筑土坝,阻断了河水吗?截断了河流,汛期来了又该怎么办?

  上游的和庄村支书张榜柱说,那天指挥施工的一个领导模样的人,自称是商水的政府干部,但没有出示证件。

  张榜柱:我知道有咱们谭庄镇的施工队。

  记者:有咱政府的人吗?

  张榜柱:当时说是水利站的。

  而商水县环保局的一位负责人也表示,这个土坝的确是商水县水利部门干的。

  记者:这件事是不是咱商水政府拦的?

  商水陈副局长:水利部门拦的。那个河道水源都有汾河段,属于水利局二级机构。

  而商水县水利局的一位负责人,也并不否认这一点。汛期当前,上游召陵和庄的村支书张榜柱说,最近睡不好觉。

  张榜柱:现在正汛期,汾河里的水正好聚到这,你要挡住。今年这汛期,三天雨一下俺这马上就淹淹,地方也洼。河要开口子,整个庄子都得淹。正防汛呢,忽然在这闸个梁子,说句难听话,就是想叫俺们死。

  在张榜柱看来,这道土坝,已经将周边数千群众置于危险的境地。这个实际情况,张榜柱也没少给上面反映。但得到的答复都是,正在处理。而在这个村支书看来,成效并不明显,因为土坝还在。

  张榜柱:我也不是没打电话,市长热线也打了,郑州方面也打了。上面也说问着哩,它属于商水我们这里也管不了,乡里也是没办法,说正给你处理着呢。咋样处理?不还是照样,这个地方人比较密集,有上万人,光砖桥街都四五千人,都会受影响。

  为了防污染?

  周口商水县的两位政府官员对这个时候在汾泉河上拦坝的风险,有基本的判断。

  商水县政府干部:水落差大时,可能达到两三米。前一段汾河一直下雨,上游的水往下游排,打住坝了排不下去,水位肯定涨上来了。

  记者:这坝一拦,万一一下雨我们这边都要被淹的。

  商水县政府干部:那肯定的,这边它水泻不下来,一堵,那边要下大雨了,上面可能会出现淹的情况。

  明知会置上游群众于危险境地,仍然建筑拦河堤坝,下游商水县的做法,听起来有些“荒唐”。

  今年5月份,商水县水利局专门展开徒步拉网式的防汛检查工作修订完善《汾河防汛抢险预案》,清除阻水障碍物,打通水系,确保水流畅通。可是6月份,却自行在汾泉河上修建堤坝。商水县水利局看似这种自相矛盾行为的真正原因是什么?

  在商水县水利局的一位领导看来,驻堤拦坝的行为,是没有错的,因为上游召陵流下来的水,是被污染的。

  记者:这坝是咱们这边拦的吗?

  水利局负责人:是这拦的,我们拦坝绝对没有问题,不能叫它污染下去。

  记者:它会不会影响防洪呢?

  水利局负责人:防洪重要,污染也重要,它不是大江大河的防汛。但是水体污染了,不也一样造成损失嘛。

  至于拦河土坝如何处理,水利局在拦土坝之前,有没有经过相关的书面论证和审批?商水县水利局这位负责人表示,不便回答。拦河是因为污染,水利局负责人的这一说法,也得到了辖区内沿岸群众的认可。

  夏庄群众:这不是排污的水,这是汾河啊,汾河以前是清丝丝的水。拦坝都是拦这个污水哩。

  夏庄群众:臭的跟啥似的,一刮风都有臭气。要我说是郾城的不对,不应该叫它流到大河里。

  水黑臭是否一定被污染?商水县环保局监察大队陈大队长给出了一组监测数据。他说,商水方面曾对汾河上游水质做过检测,化学需氧量最高时超标一倍。

  陈大队:最高的时候是63.0,超了一倍。这个河跨区域,他们是上游,咱们是下游,只能呼吁督促他们上面,叫污水处理厂处理达标了再排放,没有其他方法。

  下游商水的群众则从另一个角度,理解本地政府的拦坝行为。

  商水群众:堵住就是叫上头处理哩,几十年了都没堵过。

  商水群众:他只有闸住,憋着你的水,上级省里总会得来检查。

  虽然包括施工者、政府官员,甚至当事部门负责人都承认筑坝是政府行为,但今天下午,商水县宣传部门的一位负责人,却否认了这一说法:

  商水县宣传部门的一位负责人:几个农民弄得东西。扒开非常容易,可能就是乡里派点儿人过去把它扒开就行了,关键你今天扒开,明天老百姓又种上了。

  这位负责人说,因为是群众自发行为,所以也不存在险情评估论证和政府审批。至于这道拦河土坝影响防汛,这位负责人认为,纯属无稽之谈:

  商水县宣传部门负责人:防汛?这些年都旱的不得了。河道里面,我昨天还看沙河里,那有多少水啊,咱们是平原地带,现在都干旱地方,下了几天雨,防汛?关键我不知道险情在哪嘛,那个地方根本不形成防洪点。

  商水县环保局的负责人认为,拦坝,是为了下游的民生。

  负责人:不光从环保角度出发,从民生角度,闸住也是对的。如果不闸住,下游接住污水,甚至到沈丘、安徽进淮河。如果真正遇到上游洪水来了,虽说是汛期,但现在这个情况下,会污染下游两岸人家的养殖业,鱼、鸭等等,涉及民生。

  而上游召陵和庄的村支书张榜柱则认为,拦坝,至少影响了庄里两千口人的生活。

  张榜柱:你上面跟上面,漯河与周口,这是你们双方的事。污染不污染的,跟我们没有关系。现在它侵害着我们了,这处理不好,这地下水怎么吃?

  由于跨地区,两地的官司还在持续,商水宣传部门的负责人认为,除非上游的漯河召陵彻底解决河水污染问题,否则,商水县方面无法解决土坝的存续问题。

  河南省《河道管理条例》实施办法中规定,在跨行政区域的河道上,未经统一规划和双方协议,上游不准扩大排水,下游不准设置阻水障碍。河道主管机关对在河道管理范围内的阻水障碍物,按照“谁设障、谁清除”的原则,提出清障计划和实施方案,由防汛指挥部责令设障者在规定的期限内清除。

  防治污染牵涉民生,防洪防汛也是民生。那么,漯河召陵一方的水污染,有没有严重到周口商水只能通过筑堤拦坝来解决?这道将数千群众置于汛期险情之下的土坝,有没有经过相关部门的周密论证和审批?当地又该如何处理这河道上的障碍?事件相关进展,我们将持续关注。


本文地址:华豫之窗 http://www.hy-chuang.com/news/heb/201507/285250.html
转载请注明出处
分享到: 更多
相关阅读:
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,请到交流平台反馈。
企业服务
推广信息
点击排行
时尚资讯